3d组选奖号061
组选244前后关系 组选号669 3d组选278前后关系 3d组选大小遗尾 3d组选共多少注 福彩556组选的前后关系 福彩3d148组选前后关系 组选奖号076 068组选的关系 3d012路组选走势图 和值16点组选都有哪些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规则 历史上409组选前后关系 组选119前后关 组选奖号936出现的前后
當前位置: 首頁 > 旅游 > 安陸軼事

安陸方言文化

信息來源:市委宣傳部 發表時間:2018-03-31 09:27:55
瀏覽次數:16460 次 分享到:
字數:6016字體:[ ]視力保護色:

安陸方言文化

 


 

我國地域遼闊、人口眾多,漢語表現為千姿百態的方言,同民俗融合,構成多元語言文化。安陸方言屬北方方言區江淮次方言區黃孝片,在長期演變過程中形成了獨有的語言特色,是安陸人永恒的情感之根、終生的心靈歸屬、情感交流的天然紐帶,可以溝通感情、釋放鄉思、促進情感認同,具有獨特的魅力。研究安陸方言,搶救、整理這一寶貴的文化財富和文化遺產,發掘其內涵,傳承其精髓,有著積極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一、安陸方言溯源

安陸方言及所屬的江淮次方言博取眾長,以華夏雅音為源頭,以中原華夏正音為根基,吸收了古楚語、吳方言等諸多方言的長處,形成豐富多彩的語匯、獨具魅力的語法和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成為漢語苑地的一枝奇葩。

從文化傳承看,華夏雅言是安陸方言的鼻祖。安陸方言的源頭是先秦華夏文化,即以夏、商、周時期所創造的黃河文明、中原文化。這一文明的載體是華夏雅言,即以黃帝部落為核心的華夏部落聯盟使用的原始華夏語,經夏、商、周歷代演化,至商、周時期發展成為中原一帶的民族共同語。安陸早期居民是鄖國人,其祖先是上古黃帝部落聯盟的一部分。鄖人商代晚期南遷到水流域定居于湖北安陸一帶。鄖國先民把中原華夏文化傳播到江漢地區,并與該地區的原住民——蠻族相融合,形成了古老的鄖文化,包括鄖方言。鄖國在春秋初期被楚國吞并,楚雖號稱蠻夷,但也是西周初年分封的諸侯國,接受的仍然是正統的華夏文化。春秋戰國時期,隨著楚國逐漸征服江淮流域,江淮流域逐步被楚語區覆蓋。在古安陸大地,鄖、楚文化交融,古鄖語、古楚語可以說是古代安陸方言形成的最初語源。

從歷史變遷看,安陸方言的根基應是中古時期的中原文化。自鄖國載入史冊以來,安陸一直是漢水、水流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作為一方首府所在地,又處于吳越一帶北去京都長安(西漢)、洛陽(東漢、西晉)的要道、驛路節點,中原文化與荊楚文化在這里交匯,荊楚文化的浪漫綺麗與中原文化的樸實厚重,給安陸方言打下深深的烙印。安陸方言保存大量的中古漢語遺跡,如中古漢語的入聲字在安陸方言中基本得以完整保留。唐、宋時期,中國封建文化開始走上巔峰,安陸文化教育事業空前發達,安州儒學、德安府學不斷得到強化建設,歷任地方官均以傳播和發展文化為己任,為承載地方文化的方言發展打下堅實基礎。名人迭至,人才薈萃,也對安陸方言產生深遠影響。

從人口遷徙看,明清移民對安陸方言的形成起決定性作用。元末明初以致清代中葉的“江西填湖廣”的移民大遷徙,改變了安陸的人口構成,決定了今天安陸方言的面貌。元末戰亂,德安府一帶地處南北咽喉,是戰爭重災區。據清道光《安陸縣志》記載:“聞之老父言,洪武初,大索土著者弗得,惟城東有老戶,屋數楹而無其人;於山之陰,穴土而處者幾人,而無其廬舍。徙黃、麻人以實之,合老婦孺子,僅二千余口。編里者七。”元季兵燹,安陸人口銳減,明朝建立后,德安府成為移民的主要移入地。江西、安徽北部及黃岡、麻城等地移民大批遷入,成為安陸居民的主體,他們所帶來的方言也成為安陸的主流語言,并與安陸土著居民原有的方言相融合,匯入江淮次方言區,德安府也成為江淮次方言區的一大區塊。明末,李自成、張獻忠等“流寇”作亂,湖廣、四川人口銳減,清初實行“江西填湖廣”、“湖廣填四川”的移民政策。大量江西移民隨著這波移民浪潮,又來到德安府(安陸)安家立業,進一步鞏固了江淮次方言在安陸方言中的主導地位。此后數百年間,無論歷史風云如何變幻,安陸方言作為德安府一帶的主流語言,在漢水、水流域產生深遠影響。安陸周邊隨州、廣水(應山)、應城、云夢、孝感、孝昌、大悟乃至京山等地,都留下安陸方言的深深印跡。

二、安陸方言的歷史印跡

數百年來,安陸居民經過吸收和創造,代代傳承,輾轉糅合,發展延伸,以江淮次方言為主流,融匯濃重的楚韻遺風,形成了安陸方言淳樸厚重、簡練明快、詼諧風趣、豁達大氣的特點。

安陸方言的源頭是先秦華夏正音,不少方言詞語是對華夏雅言的傳承和發展,如“貴琛”一詞有貴重、珍貴之義,源于雅言。《詩經?魯頌·泮水》:“來獻其琛。”再如“薅”是以農具除去雜草之義,《詩經》中有“以薅荼蓼”的詩句,其本字、本義傳承至今。

安陸為古楚核心區域之一,安陸方言語音也保留了很多古楚方言的特征,如普通話中零聲母[y]在安陸方言中多變讀為[r],如“輸、醞、運、孕”等的聲母都是[r];卷舌音與舌面音相混,[zh]、[j]混用,如“菊、局”讀“zhǔ”;[ch]、[q]混用,“吃讀為“qi”等。韻母[u]、[ǔ]相混,如豬、舉、句“zhu”、“書、舒”讀“shu”等。韻母[e]、[o]相混,如“哥”讀“go”、“河”讀“ho”等,這些現象都是古楚語的影響造成的。

安陸居民先祖多從麻城“過籍”或就是黃、麻一帶遷來,因此安陸方言很多詞語的音變現象也與鄂東很多地方相似,如“晚”讀為“?en”、“咸”讀為“han”、“個”讀為“go”、莧菜的“莧”讀為“han”、籮筐的“筐”讀為“qiang”等。在安陸趙棚土語里,聲母[y]讀[r]的現象更多,如“用”往往讀為“rong”,這與麻城方言讀音一致。有方言研究者把安陸與鄂東“劃彩蓮船”唱詞、音調對照,發現二者節奏基本相同:“喲—喲,呀—荷嘿,鴨娃子喲,劃—著!喲—喲,呀—荷嘿,劃—著!”“劃彩蓮船”是一種原生態的民間藝術形式,這種純移植的民間藝術讓人油然而對麻城產生親切感,以至“到麻城去了”成為安陸方言中“睡覺”或“做夢”的代名詞。
    明清時期移民多來自江西北部,因此安陸方言也保留了南方方言的一些特點,如多聲調,共有陰平、陽平、上聲、陰去、陽去、入聲等六聲;后鼻音弱化甚至并入前鼻音,如“凌”不讀“ling”而讀“lin”;被動詞可通假為主動詞,如“草被牛吃了”、“草把得牛吃了”等語言現象。安陸方言作為江淮次方言區黃孝片的一部分,對古漢語入聲字保存較為完整。中古漢語的入聲在現代漢語普通話中已經消失,但現代一些南方方言如贛語、粵語、閩南語等大量保存。安陸方言保存入聲,正是受諸南方方言影響的重要表現。

江淮次方言區的核心區在長江下游的江西、安徽接壤地區,因此安陸方言與江西九江至安徽安慶一帶日常用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如閃電“掣霍(ho”、剖魚稱“胣(chi”、輔幣叫“角娃”或“角子”等。語音的相似度也高于其他地區,如“我”讀如“?o”、“你”讀如“?en”等;男人稱男將(jiang)、女人稱女將(jiang)、來的女性客人稱女客、女人稱婆娘(yang)、小孩子稱“伢”(?a)等,這些都是江淮次方言區的人物稱謂。

江西北部地接江東,安陸方言也殘留一些吳方言印跡。如“豬”最早見于吳方言,西漢揚雄《方言》:“豬,燕、朝鮮之間謂之;關東西或謂之彘,或謂之豕;南楚謂之。其子或謂之豚,或謂之,吳、揚之間謂之豬子。其檻及蓐曰”今天的安陸方言語音雖與吳語相去甚遠,但詞匯有不少相通的地方。明代著作《客座贅語》中有《方言》一篇,列舉很多明代中葉流行南京的常用語:“南都方言,言人物之長曰‘苗條’,美曰‘標志’,蠲曰‘干凈’,不蠲曰‘齷齪’、曰‘邋遢’……其不聰敏者曰‘鶻(hu5)突’、曰‘糊涂’……”其中所列的詞語如“苗條”、“齷齪”、“鶻突(糊涂)”是吳方言的典型詞語。再如“者”字,在安陸方言中是“撒嬌”的意思。明毛晉《六十種曲·焚香記》中桂英借口“身體不好”不肯出來,便被罵“又者起來了”;馮夢龍《掛枝兒·官人》中有“也會嬌,也會者,也會肉麻”的說法。這都是明代吳方言用語,安陸方言中也保留這些語匯。其他如“尷尬、名堂、蹩腳”等詞語均來自于吳方言。

    江西北部與贛方言區相接,安陸移民先祖深受贛方言影響。安陸方言中也不可避免帶有贛方言的痕跡,如全濁聲母念送氣,這是贛方言的語音特征。古全濁聲母如“并、定、從、澄、群”的仄聲字,普通話念[p?][t]、[ts?][t?‘][t??]不送氣音,安陸方言大多念成送氣音。一些古來母的聲母出現轉化,也是贛方言的讀法。再如,“倒”在安陸方言中,有“著”的意思,如“站倒”、“停倒”等,又可作詞綴,如“我辦倒搭車去”、“我性倒給他一巴掌”等,有學者認為,這些語法特征與贛方言相通。

   三、安陸方言中的孝文化

   安陸歷史上一直是鄂中的地域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文化底蘊之深厚在周邊縣市中首屈一指,在傳統文化的傳承方面也堪為楷模。“孝”始終是安陸人民的傳統美德的核心之一,安陸方言語匯、民俗等形象地體現了安陸孝文化傳統。

“孝”有關的詞語和慣用語在安陸方言隨處可見,如“家有老,是個寶”、“百善孝為先”、“子女不講孝,招呼天打雷劈”、“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等。“孝”的體現之一的贍養老人和家族傳承。贍養老人是個亙古的話題,也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之一。安陸方言中有“養兒不知娘辛苦,養女難報父母恩”、“養兒方知父母恩”、“養兒防老,積谷防饑”、“兒多母遭殃”、“活倒不把孝心講,死后何必哭靈床”、“妻賢夫禍少,子孝父心寬”、“千田萬田,不如兒孫賢”等俗語,以教育子女行孝盡責,讓老人安度晚年。生育崇拜深入中華文化的骨髓,家族繁衍至今仍是安陸傳統價值觀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生兒子被形象地稱為“生了個繼承香火的”、“生了個讀書的”、“生了個吹牛屁眼的”。舊時處于農耕時期,生兒子成為幾乎所有家庭的追求和夢想,“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派生出“有兒萬事足”、“生個兒子撐門戶兒,生個女兒賠錢貨”等俗語。

中華民族非常講究長幼尊卑秩序。安陸方言中有“犯上”一詞,即是說對長輩、官職高的要敬畏,如果不遵從上級或長輩的意見,則是“犯上”,那就有苦頭吃了,因此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說法。若是存在“忤逆”行為,“要遭天打雷劈”。教育子女“講孝”、“聽話”是安陸民間的基本要求。在教育方式上,有“棍棒底下出孝子”、“家貧出孝子”、“慣適的兒子不行孝,慣適的女伢得人要”之說,又說“兒要賤養,女要富養”。“兒”從小形成節儉、堅強的個性,才能擔負生活的重任,甚或成就一番大事業。對于父母或長輩的過錯,后輩要容忍、避諱。民間俗語有“自古有不孝的兒孫,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只有橫強的父母,得不落雨的天兒”,告訴子女對父母要隱惡揚善,維護父母的良好形象。

方言習俗無處不體現“孝”文化,安陸民間十分重視“慎終追遠”,很多民間節慶要祭拜祖先——“供(góng)老人嘎”,感謝祖先賜給幸福生活,求取祖先庇佑。大年初三,人們要舉行儀式“送老人嘎”。即在安陸人心目中,逝去的先人如活著回家做客一樣,是要“請”、“叫”、“送”的。清明節,是民間祭祀先人的盛大節日。民諺說“樹高千丈,落葉歸根”,無論你是什么身份,身在何方,都要回到家鄉上墳、燒紙,祭拜先人。而七月十五是民間“中元節”,即“鬼節”,要在道邊、田邊、山邊等僻靜之處,即孤魂野鬼聚集場所,燒洋(紙)錢,任由“野鬼”領取,以保證先人在陰間安居樂業。“分家”即男子成家后,與父母或弟兄析居。民間家風良好的家庭商討分家時,首先考慮贍養老人,但遇上俗語所講“三代不讀書,子孫有如豬”的沒有教養的家庭,出現子女“扯皮”、推諉現象,一般由舅爺或姑媽出面調解,督促他們孝敬老人,民間稱“舅爺為大”、“見舅如見娘”。父母雙亡前,如有家產,一般禁止子女私相瓜分,而必須等到父母均“入土為安”才能考慮。。

方言禁忌也體現“孝”文化,長輩要稱“嗯佬(?enlor)”,即“你老”或“他老人嘎”、“他佬(talor)”,忌直呼你、他或名字。“伙計”是對男子的一種常見稱呼,但晚輩對長輩不能稱“伙計”。晚輩對長輩忌喊“喂”、“嗨”、“哎”等不禮貌用語。小孩子出生時,給孩子取名,安陸民間也忌與祖先、長輩的名字同音同字——這與西方文化恰好相反。日常生活中某些禁忌也鮮明地打下“孝”文化的烙印,如家人一起吃飯,一般先給老人、長輩盛飯;長輩不入席,其他人不能動筷子吃菜。有規矩的人家,長輩不入席,其他人要等待老人入席后方可進餐。民間遇紅白喜事辦宴會,敬老的習俗就更講究了。如為了體現對母親的敬意,所有的首席都由舅爺(母親的弟兄)坐,其他人不得越。甚至連宴席曲終人散,放筷子也與“孝”文化有關。安陸民間坐席(赴宴),吃飽喝足放筷子,如果父母健在,動作要右手持筷平對左手手心,以示父母在,不敢出頭,否則就被認為不合禮節,對自己的父母不利。反之,如果父母雙亡,放筷時要右手持筷,平對左手,左手要平放,不能手心對筷子。民間宴席出菜(上菜)也體現“孝”道,如宴席上端上“魚”,魚頭必須對準席上身份最尊貴的人,不能對準別人,以防妨礙來賓或其家人。酒司令(斟酒者)在給客人倒酒前,要先往自己杯中倒一點兒,以示酒好,讓客人放心暢飲。

四、安陸方言的文化意義

安陸方言具有獨特的歷史價值,是安陸人文化尋根的最便捷的路標,循著安陸方言的形成歷程,我們可以探尋安陸歷史文化的源頭。安陸方言為研究安陸歷史文化積累了彌足珍貴的史料。歷代正史和清代《德安安陸郡縣志》、《安陸縣志》、《德安府志》等方志,以及大量的民間族譜互相佐證,鮮明地勾勒了安陸移民遷徙、文化傳承的脈絡,令我們管窺安陸豐富多彩、包羅古今的璀璨文明及其生生不息、綿延發展的歷史進程。當然,安陸作為楚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楚文明的傳承者之一,風云變幻的歷史畫卷也是鄂中乃至長江中游歷史文化變遷的縮影。可以說,安陸方言是寶貴的歷史文化財富,對研究中華民族語言流變歷史、人口遷徙歷史和地域文化發展歷史具有獨有的價值,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安陸方言具有獨特的文學價值,其獨到的美感和豐富的生活、情感用語,表述風趣幽默、生動傳神,大量見諸古今文學作品。如易中天《大話方言》中有段話,引用《紅樓夢》第三十一回描寫賈寶玉的兩個丫環晴雯和襲人使小性子拌嘴的場面:襲人忍氣吞聲來勸,說“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兒,原是我們的不是”。誰知反倒惹起晴雯醋意,冷笑幾聲說:“我倒不知道,‘你們’是誰?……明公正道的,連個姑娘還沒掙上去呢,也不過和我似的,哪里就稱起‘我們’來了!”原來襲人雖然和晴雯一樣是丫環,但襲人和寶玉“那個”(初試云雨情)過了,有了“關系”,便忘了“身份”,結果生生挨了晴雯一頓搶白。“四大名著”《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紅樓夢》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江淮次方言的神韻,與今天的普通話存在明顯差別。安陸方言較好地保留了明清時期江淮官話的面貌,閱讀古代名著更能準確理解,更易“神交”古人。同時,大量現當代文學作品或受古代名著影響而不自覺融入江淮方言,黃梅戲、楚劇、道情、漁鼓等唱詞道白,更是將江淮官話的語言魅力發揮得淋漓盡致。大量民間傳說、地方曲藝、民間文娛形式深蘊江淮方言的文化基因。適當引入方言詞匯,能令文學作品妙趣橫生,讓受眾產生共鳴,散發獨到的藝術感染力。從這個意義上講,安陸方言所傳承的江淮次方言可以說具有無窮的魅力和強大的文化生命力。

安陸方言具有很高的語言學價值。方言是語言的“活化石”。安陸方言保留了很多古漢語詞匯的遺存,如“見pan)”一詞,《漢律》云:“見變,不得侍祠。”東漢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解釋:“(變),婦女污也。從女,半聲。”也就是說。其本義指女子月經,不能參加某些禮儀活動。現在,它的本義和本字,書面語早已不用了,但安陸方言口頭語經常聽到,其義指辦事不順利、情況不妙。安陸方言保留了不少古音,如一間房的“間”,古音讀“ɡan”,安陸方言讀作“一gan房”。大雁的“雁”,方言和古音讀為“?an”,古詩詞中只有讀“?an”才押韻。安陸方言中,“剛才”讀“將才”或“才將”,反映舌根音與舌面音混淆的變讀現象。又如“敲”字,古音讀“kao”,《廣韻》“口交切”,普通話變讀為“qiao”。同樣情況還有“嵌”,安陸方言讀“kan”;“殼”安陸方言讀“ko。安陸方言還保留了很多古代漢字的讀音,如角(go)、解(gai)、下(ha)、在(dai)、咸(han)、項(hang)、象(jiang)、咬(?ao)、吃(qi)等。諸如此類,在安陸方言中隨處可見。因此,對安陸方言的研究有助于認識漢語的演變和發展規律。安陸方言中記載和保留了一些古漢語特色,存在著許多以“文白異讀”、“音韻反切”為代表的古代語言學現象,對音韻學的研究也極具參考價值。

安陸方言具有獨特的民俗學價值。安陸方言中的一些詞語反映了特定時期的民俗。如“下河”,舊時指清早起來倒馬桶,現隨著這種生活方式的消亡而成為語言博物館里的東西。安陸人在喂小伢吃飯時說“快筑”“筑硪子”與舊時“打夯”有關。“茅祠”或“茅司”即廁所,因古時農家廁所只用茅草遮蔽而得名。到“茅廁”里方便,就是“解手”。這些詞語現在都不再使用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和生活環境的不斷改善,許多舊的風俗和相應的詞語走入歷史。對安陸方言的研究,有助于認識鄂中民俗風情的整體風貌和歷史演變。(朱紹斌


3d组选奖号061
组选244前后关系 组选号669 3d组选278前后关系 3d组选大小遗尾 3d组选共多少注 福彩556组选的前后关系 福彩3d148组选前后关系 组选奖号076 068组选的关系 3d012路组选走势图 和值16点组选都有哪些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规则 历史上409组选前后关系 组选119前后关 组选奖号936出现的前后
无错36码特围139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追合 彩票是怎么玩的 澳门一张牌比大小 美女缠身纸牌玩法 澳门三个骰子出点规律 49个数复式四中四多少组 广东十一选五杀号 河内时时彩杀号技巧 快三买大小赔多少